国际学校心理学家的现状与发展

2011-12-8 15:25:36来源:作者:点击:0 字体:

【作者简介】王宏方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

【正文】

一、学校心理学家的现状

1 定义

1996年国际学校心理学会(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PsychologyAssociation简称ISPA)在其年会上通过了由两位美国学者提出的对学校心理学家的定义:“学校心理学家一词指的是受过心理学与教育专业训练,在学校、家庭以及其他可能发生影响的环境下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心理学服务的专业人员。”美国学校心理学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ol Psychology简称NASP)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一条限定:“学校心理学家是达到全美学校心理学会颁发的职业资格的职业心理学家和教育家。”   可以说,自1945年美国心理学会(the American Psychology Association 简称APA)成立学校心理学分会(APA-16),1969年成立美国学校心理学会(NASP),以及1982年国际学校心理学会(ISPA)的建立,学校心理学已经发展成为一种非常专业化的职业。在世界上一些学校心理学发展比较好的国家,如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奥地利、瑞典、以色列、南非、巴西等,学校心理学已经具有了专业的全部特征:完整的知识体系,独立的文献积累,已获得认证的、可提供专业培养的大学院系,从业执照,认证和颁发执照的专业组织与机构,工作机会,道德准则,继续教育体系等等。在美国,学校心理学更已成为四大咨询职业心理学之一。

2 角色与地位

准确估计当前世界上有多少学校心理学家很困难。在1992年的一项国际性研究中,被调查的54个国家报告的总人数约有87000人,1991年美国国家资格证书系统估计美国有学校心理学家16000人,1992年NASP会员有16146人。因为20世纪70、80年代是国际学校心理学发展的高潮,是各个国家建立专业组织、完善认证过程的时期。到了20世纪90年代已基本发展成熟,且各国的学校心理学家人数大致是与其所服务的学生人数呈一定比例的,故目前学校心理学家的人数虽然会有一定变化,但与20世纪90年代初的水平不会相距太远。

学校心理学家在学校中的地位既不是教师,又不是管理者,而是属于服务层次上的一员,与校医、护士、咨询者、社会工作者、语言训练师等属于一类。总的说来,他们一般只提供建议,而不为任何人做决定。1985年一项对美国学校心理学家的调查显示,他们在学校中一般担负着九个方面的角色:

①咨商 与学校教师或管理者和家长讨论心理干预计划和提供信息;

②咨询 向需要帮助的学生或教师个人与团体提供心理学服务,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计划未来;

③测验 提供综合的心理、教育评价或按需要做其他评价;

④特殊教育 与学校特殊教育小组成员合作,制定并设计特殊教育计划和课程;

⑤与社区联系 促进学校与校外机构的合作;

⑥成员发展 在学校与学区水平上提供在职培训方面的帮助;

⑦危机干预 与有关人员合作,为处于危机中的受助对象提供心理学上的帮助;

⑧行为管理 帮助发展学生行为管理计划;

⑨家长教育 参与家长学校和其他家长训练的工作。

二、21世纪学校心理学家专业发展的趋势

从学校心理学产生与发展的历史来看,儿童的地位和儿童观的变革、普通与特殊教育的发展是学校心理学发展和实践的主要决定力量。在新世纪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两种主要的决定力量仍然是学校心理学发展的强大力量。

1 学校心理学家是创造更有利儿童青少年健康的学校环境的重要保障

儿童都是作为好学者来到世上的,学校应该怎样培养、激发他们对学习与生活的热爱呢?学校是所有儿童青少年建立发展完美人生所需要的一切基础的地方。他们需要保护、需要有安全感、需要适宜的营养、需要成人持续的关爱,以及使其能感受到生活文化一贯性的环境,学校是负责完成这些任务的一个主要场所。学校应当关注儿童青少年认知、身体、情感以及社会性的发展,通过探索和发现他们的潜力来促进他们的成长。学校应当坚信每一个学生都是独特而富有竞争力的,这样才会为他们以后的完美人生打下良好的基础。

而现代社会学校教学法基本上是“以教师为中心”的,以课程形式确定下来的文本和知识,是固定的、一成不变的、结构式的,也就是说,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方,为回答特定的问题而产生的。这种教学法往往低估了儿童青少年在构建各自人生目的方面的创造性,师生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沟通。儿童青少年一般被认为是有缺点的、不完美的,是需要成人指导和矫正的。传统上测量学校教育效果好坏时,也一般将学生的认知结果作为重要的、甚至是惟一的指标。21世纪,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努力建立一套综合的、明确的学校表现评定指标。美国教育家罗思特恩于2000年提出,有十个核心结果刺激着人们对学校的投资热情,并作为对学校成就的评价根据。这些结果是:文学、数学、科学与技术、问题解决、外语、历史知识、有责任的民主社会公民、艺术、合作与社会道德、平等。学校心理学家有丰富的心理学知识与研究和发展的能力,他们处在促进学校变革、为所有学生创设更健康的环境的有利位置。

学校心理学家能够为有着多样化需求的学生提供教学计划,他们所受的教育使他们比其他教师和管理者更能容忍有不同生活风格和个人倾向的学生的存在。在对付学生“高危”行为方面,学校心理学家有独特的理念与技术。他们对于建立“非学科内容”、“非认知”的学生评价体系也有着自己专业上的特殊贡献。在经济全球化、民族多样性、技术分配不均衡、人口过剩、自然资源急剧减少的今天,学校心理学家能够帮助学校以及教育行政部门更好地认识和对待学生资源,帮助年轻人发展友爱、信任和适当的技能(如领导、容忍、慈善、关心等等),发展所有学生的独一无二的力量和天赋,更好地发展学生在非学术领域的能力。可以说在21世纪,为确保所有的儿童青少年都能享有安全、健康、适合自己发展的环境,学校心理学家正在越来越多地发挥着自己特殊的作用。

2 特殊教育新理念与学校心理学家的作用

20世纪初,特殊教育的发展使心理学开始与教育发生密切的联系,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进入学校,促进了学校心理学作为一种职业和一项专业的发展。20世纪20年代,美国所有的州都有了义务教育法。法律规定所有儿童,不论性别、民族、社会经济地位、身体是否有残疾等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使得公立学校需要专业人员来指导学生健康、心理、社会等各方面的问题,学校工作人员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服务层次的人员增加,特别是促进学校增加针对儿童青少年特殊需要的特殊教育计划。从国际上来看,这种将特殊教育融入普通教育、双轨合一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1993年,英国教育法更新了1981年教育法中关于学生特殊需要的条款。法律明确承认每个儿童青少年的特殊需要的合理性,专业心理学家在确定儿童的特殊需要方面的重要作用首次被明确承认,使学校心理学家在传统角色上又增加了一条学生资源管理者的角色。丹麦政府早在1969年通过的法律中就承认有障碍的儿童可在正常的学校环境中受教育,只要家长希望这样,学校便不能拒绝儿童进入正常的学校。到了20世纪70年代,隔离式的特殊学校在丹麦已几乎不存在了,代之以一般学校的特殊班级或使其完全融入普通班级中。在所有的学科学习中,与各种背景的同龄伙伴分享相同的经历,这种做法的好处就是促进学生的容忍、合作与伙伴学习等方面的社会化发展。

当然,这一趋势并不意味着教育目标和课程必须对所有儿童一样,正相反,有特殊需要的儿童有权要求个人教育计划。整合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了使儿童青少年在拥有满足其特殊需要的资源的结构中接受教育。到20世纪80年代末,丹麦有13%的小学生在一个学年中接受过特殊教育,而在荷兰,这一数字更高达30%~40%。在经济和教育发达的国家里,特殊教育实际上已经成为普通教育的一部分,且其概念发生变化,它已经从针对特殊儿童的特殊教育转变为针对一般儿童的特殊需要的教育。

学校心理学以每个人都享有受教育的平等权利为前提,强调人类的尊严和自我调适能力,它尊重学生和教师的个体差异,并寻找与这种差异相匹配的适当的教育方法,这就为尽可能多的人接受与其自身条件相适应的教育创造了条件。

三、结束语

最后,笔者想用美国教育家托马斯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一所好学校就是那种在其教与学中能成功体现对人、真理、正义和责任感尊重的地方。教育的这些首要的美德既是其自身目标,也是实现的手段,而忽略这些精神和文化品德的学校,无法使它的学生发展成精神、道德、社会、文化、审美、心理和体育等方面都健康的‘全人’”。学校心理学家是学校教育人员中的一部分,他们是学校中受教育程度最高、时间最长、受训练最严格、其道德规范最苛刻的一种职业。当然,他们也是学校中收入较高、威信较高的人。学校心理学家的这种独一无二的状况恰好说明,在21世纪,学校教育由于有了这样一种特殊身份的人的特殊贡献,使其在传统的教育教学角色上更增添了新的活力,成为为新世纪创造“全人”的地方。